作者: piawfu (抱玉) 看板: AAAAAAAA
標題: Re: [新聞] 整地毀鷺鷥棲息林 雛鳥一隻隻活活摔死
時間: Thu Apr  2 15:50:17 2009


  mzsh :嘴砲比天真腦殘好多囉 我猜你還是學生拉 好好保持那分純真吧 

網路上有個很有趣的現象是,只要出現了還有點信念的論述,就有可能被譏為「天真」,而「天真」又常常跟「還是學生」連在一起,似乎只要將人貼上了這兩個標籤,就可以獲得一點不知從何而來的滿足。

 

這種滿足建立在對「天真」及「學生」賦予的負面意涵上。如果與「圓融」或「通達」相對,「天真」的確是一個略帶貶意的形容。然而,很遺憾地,一個圓融或者通達的人往往不會對別人的「天真」說什麼,真正一天到晚嫌人家天真的,往往是犬儒的人。犬儒者藉由將別人的理想性貶抑為天真,有時的確可以獲得一點慰藉。藉由這樣的說法,他們可以以為自己的犬儒是一種成熟。

 

相對於不斷將理想與現實反覆參照,帶著自己信念在這個世界裡打滾而獲致的「圓融」或「通達」,犬儒者若非從來就沒有任何理想性,就是曾經有過,或者自以為有過,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搞丟了。不論是哪一種,其實都沒有什麼比天真者更高明的地方。事實上,犬儒比天真更糟,因為天真者可能變得圓融通達、可能變犬儒、也可能繼續天真下去,而犬儒者大概一輩子就是個犬儒的人,不會再有什麼改變。什麼理想性超越性,或者講得更簡單點叫做信念,對他們來講早就謝謝收看了。在抽象層面上失去了任何可能性的人,唯有自欺欺人地將自己的犬儒包裝為成熟,將之放在天真的對立面,這種生命狀態看起來才會好看點。

 

至於說人家是學生,不論對方到底是不是,實在是沒什麼好得意的。學生的身份並不意味著任何人生經驗或智性上的缺乏,一個生命貧瘠的人也不會因為脫離學生身份就有什麼本質性的改變。不論是多打了幾次卡、或是見識了所謂「職場上的險惡」,對於貧瘠的心靈來說,只是多出一些可以用缺乏想像力的腦袋詮釋的經驗,平庸的本質不會改變,至少不會往不平庸的方向改變。

 

最可悲的地方,其實是一個人被自己的平庸逼到了一個地步,竟然連心平氣和地看待他人理想性的勇氣都沒有。說得相對主義一點,理想性未必特別高貴,平庸也沒什麼關係,然而不能心平氣和地看待人家的理想性,也不能心平氣和地看待自己的平庸,卻是自己否定了這種相對主義的觀點。不能爽快地曳尾於泥塗,看到人家的理想性就要覺得刺眼,於是只好酸人家是天真的學生,好像犬儒的上班族就很了不起,這種卑瑣的心理狀態沒什麼好批評的,只是讓人看了心酸。

 

脫離學生身份、為三餐溫飽所苦卻仍擁有信念的人很多。還是學生,充滿天真與熱情,但是一面與外在條件對抗一面反思自己信念的人也很多。犬儒者的眼中看不到這種人,他們的世界裡只有平庸的自己和平庸的學生,其實平庸的學生也就是他們的少年時代。

 

--

我想起波蘿老爹在我的學生時期跟我說;[做人要謙虛]。這句話我有一直記在心裡並用行動來表現。

波蘿日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